關於部落格
穿越過去身世的疑惑,放下預測未來的需要,這將無損於此時此刻你是誰…如如不動不增不減,你是烏雲散去後深邃而宏偉的天空,你是宇宙間不滅而永恆的存在…
  • 1262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由電性走向磁性的旅程

 

由電性走向磁性的旅程
 
   好幾次在城市中旅行做短暫的停留,不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愈來愈像是初臨京城的鄉下人;稍加留意便可以感覺到整座城市夾帶著一股沉重的緻密感,不論在等車的站牌吃飯的餐館或下榻的旅店,這些來自電性設備密集地區籠罩的電磁波以及人潮中四散亂竄的意識流,無時不刻在挑戰一個人如何安住在當下保持覺察的功夫。工作坊結束後在城市裡多停留幾天並不是個好主意,儘管過去的都市生活經驗並不難倒我們,然而,磁性意識的掌握讓身體學會一種如何善待它自己的方式,以為了一個實現由電性走向磁性的旅程。
 
磁性與電性的特質
 
磁性造物(Magnetic creation)運作圓形的三辦蓮花能量流,每一朵花瓣沒有差異性,彼此共享核心源源不絕的能量。電性造物Electrical creation以閃爍跳動的分子結構運作直線或三角錐狀並具有銳角的能量流或說摩卡巴(Mer-ka-ba),磁性與電性作為宇宙多種能量屬性中的兩種特性,其中沒有優劣或高低之分,只有時空條件擺設位置的恰當性。地球是一個磁性造物,一旦電性能量在磁性造物之中運作時發生什麼事?當兩者混合時磁性場被電性場的直線銳角切割出裂縫而電性場將受到磁性場的推擠從而逆向翻轉整個能量流程,其中沒有任何一方受益,只有短時間感覺良好隨後便被拋向另一個極端,也就是所謂振盪極性或二元性。由於當今人類普遍持有電性與磁性混合的體質,(這也是電磁波在我們所處的世界中盛行的緣故)這可以理解為什麼多數人類內在潛藏的矛盾與衝突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上人類正在體現一個由電性與磁性拉鋸交互作用而產生的不和諧能量。持續的相斥持續的競爭最後當它進入身體內在時則引發疾病,在外則引發人與人之間的爭端甚至擴大至國與國之間的戰爭。
 
地球與電性造物的業力
 
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了今天電磁混合而帶來不和諧的DNA?我們可以試著去追溯到更遠古時期的最初業力致因。600萬地球年(即2400萬人類年)前,大角星人Arcturian)需要從自己太陽系裡移除一大堆毒素以提升,大角星人利用地球堆積這些二氧化硫毒素時,在地球上製造了一個冰河期。他們刻意凍結了地球來保證這些毒素可以緩慢釋放。儘管冰雪逐漸消融,但大部分毒素仍四處蔓延並嵌入地球上所有生靈的基因結構之中。導致了此後地球上所有生靈的一個主要意識下降。由於這份紀錄沒有在當時被釋放,從而招致半人馬座ά星的爬蟲軍將地球視為恐龍實驗場。
 
出於競爭的特性,這些食草的恐龍食量愈來愈大隨時間為滿足生存遂轉向食肉性發展,當時的大自然王國感覺到這些掠奪性的電性能量正在醞釀一場大浩劫,地球選擇去製造另一個小型冰河世紀來讓恐龍滅絕。這是地球巨大的解脫,儘管這類物種正在因對地球上其他物種肉食而更具破壞性。然而,什麼被留下來了?當地球不原諒的思想透過大自然王國被傳達時,未理解的電性業力從此被遺留了下來
                                                                                      
也因此我們可以說,另一波業力基於相同的舞蹈而被鉤入了地球。7萬5千地球年(即30萬人類年)前,由天狼星科學家策劃之下18支人類開始在地球播種並測試,就像實驗室裡改良了一系列稻米然後觀察哪些能否在農田野地中脫穎而出一樣;有7支較多磁性的人類種族(即紅族)經過重重考驗而存活了下來,然而卻足足淘汰了11支帶有較多電性的不適用品種的人類。那些因時空旅行而醉心於生化實驗導致基因混雜的先進人類,並未考量到宇宙各大中樞太陽之間的不同能量屬性,甚至並沒有經過一致實相地球的允許,當然,擅自做出上述決定的種種後果是可怕的,再次的,地球也選擇同樣的方式將這批電性人類予以剔除。歷史一遍又一遍地複製並重演它自己,當更多未理解的致因聚集時,這足夠地醞釀了下一個大型業力前來挑戰地球
 
隨後,來自電性大中樞太陽的昴宿星Anu家族Annanuki family)。前來採礦,被地球的黃金或說業力深深吸引,為了採礦支配和延壽的目的而培育了一批電磁混合的奴隸種族來滿足他們的需求,他們製造了包裹整個地球的電性矩陣(Electrical matrixes),試圖創造出另一個昴宿星家園以便延展更長的生命,這場大手筆的建設導致了地球由內而外從而翻轉了她的全球能量場。歷史中,當這些電性業力如潮水般一波波湧來,地球母親瞭解到深深困擾她的最初致因是什麼?地球今日的提升,所工作的核心就是寬恕,以為了人類的進化清出了空間
 
亞特蘭提斯與電性文明業力
 
1萬地球年(即4萬人類年)前沉沒於大西洋的亞特蘭提斯跟今日世界的樣貌相距不遠,那個時代源自Anu時期奴隸種族對他們主人即Anu人夢想的投射;他們同樣擁有高水平的科技設備來實現外在渴望的夢想,反物質飛船的瞬間移動縮短了時空差距,摩登亮麗的城市打造出每個人個性與品味也滿足他們日常中的一切生活所需,汽車電腦影音產品電子設備各種式樣的電性技術被發明濫用,先進的外科整形手術令人耳目一新,身體四肢更新程度就如同替換汽車零組件般便捷。老人殘疾或患病者被視為一種不完美的病症而被處理掉,那個時代裡鮮少有不完美的事物,一切所留下來的只有不可思議的完美。然而,一個只看見光明面本性與追求完美信念的背後卻留下了如此沉重的業力。當今人類或多或少正在承襲了亞特蘭提斯時期所丟下未完成的電性業力,這是一面提供給現今生活於城市中的每個人足夠鮮明去照映的時代之鏡
 
電性文明源自於Anu電性人類的技術發展其中也包含了與硅(矽)基相共振的石化工業,由當今時期具有Anu血統的領導者或較多電性的爬蟲軍血統人類承接此一夢想。身處於這個世界,你會慢慢發現一個真相,那些製造環境污染為首的科技財團與倡導綠色運動的組織,事實上正在反映出一個電性與磁性兩種思想形態上的相互對決,這也是基於祖先時期的業力在今日的重演,兩者彼此對抗不會有任何事情被解決,因為聲浪裡的情緒並沒有獲得真正問題的梳理與寬恕,解決方案仍是維繫在每個人意願提升的選擇。提升能讓社會表面的問題帶入內在深層狀態去檢視並找出原始致因,於是開始寬恕自己的業力,同時也清理人類共同的業力。
 
電性文明的矩陣模式在幾年前大部分已由地球母親移除,因為它們妨礙了她的全球提升。電性矩陣移除的程度有多大等同於地球寬恕Anu人的業力有多少,這也視同於人類清理自身的電性業力有多遠目前少數的矩陣仍殘存於發展電性文明的各大城市之中,因為這些技術設備高度聚集的城市普遍保留著歷史過去所攜帶電性業力的緣故,這是為什麼提升人類最終必須離開城市回歸鄉村走入大自然以為了他們自己的提升。這是每個在城市的提升者可以意願選擇去超越的
 
由電性走向磁性的旅程
 
提升──透過處理內在功課的同時也就是在引導一個人由較多電性走向較多磁性的旅程,當一個人意志堅定地走在自己的提升道路上時,會發現週遭的人、事、物會跟隨內在「境由心轉」而改變外在風景,事實上,我的提升前期擁有一個亟待處理的電性業力,在城市裡居住了20餘年,喧囂煩擾的都市生活漸漸地取代童年鄉居的浪漫回憶,儘管這並不容易但與其說適應長期的噪音或說我終究被麻木了,由於長時間無意識地工作並吸收了客戶與外界傾倒的負面信息回家,忙亂如麻的快步調生活不再有時間處理個人內在的沮喪和無價值感;當自己發現不再敏感於車水馬龍的吵鬧聲時,這等同於更少地感受到人與人之間情感的交流,也感覺不到別人的不幸;我把心靈悄悄地關閉仍不自覺。我以為自己懂得愛而屈從家人以違背自己的內在意志,我自認瞭解生命真諦就是努力工作活出自我價值以便被社會肯定。如果我的價值是建立在他人對自己的肯定之上,我的自我價值是否真的存在過?若我並不知道學會如何愛自己,我又如何去愛他人?再次,這些問題足以將自己逼向生命的牆角。
 
當提升成為我的選擇,我理解到生活週遭圍困我的喧囂嘈雜、乖張謾罵、爭執對立,只是由我內在衝突所投射出去的倒影不斷在我的眼前上演,是什麼加深了業力關係的糾結?正是電性環境的閃爍跳動本質加深了所有問題的相互與纏繞。家庭工作生存環境之間的暗礁在當時開始浮現,我處理一連串工作上的業力同時也清理來自家庭的業力,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學會分辨「相互依賴」與真愛之間的不同,「麻木」與接納的差別,去辨識什麼是「連線」什麼是被支持、究竟是「耽溺」於幻相或選擇決定去改變現狀…如果,這些關係裡頭沒有支持我進化的力量,那可能是最終必須放手的;當這些遮罩被識破,理解與寬恕就發生了,一旦磁性(紅族)祖先開始與我一起工作並融入更多磁性的DNA,身體的電性DNA 就被逐一淘汰,隨後,較多磁性的身體將選擇與磁性的大自然環境共鳴,這是提升者如何從較多電性走向較多磁性的重要轉變,因此,一個人不可能改變內在之後而沒有任何外在的改變
 
掌握磁性光之語

在身體尚未充分掌握磁性之前,去理解地球光之語是困難的,而地球
靈魂與大自然王國之間所持有的共同語言正是光之語;SSOA通靈資料本身保有一種光之語頻率的振動,許多初期對資料閱讀感到艱澀難懂的讀者們反映了這一點。對於一個逐步淘汰較多電性的提升者,將愈形克服上述的障礙,也將從與外星高靈信息關注的焦點拉回到自身──即地球,因為那些信息的完整性並不足以代表地球所持有的一致實相來引導人類提升,當融入到地球的磁性能量流當中。我的心靈打開,允許一種更為和諧一致的磁性光之語能量在場中流動,行走於大地時可以感覺到被大自然充盈激勵;較少的文明慣性較少的人格對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更接近中道的旅程。
 
現在,我再次打開眼睛時,眼前的鏡子是什麼模樣?我生活在一個與大自然交融並且支持我前進的鄉村,自由地遷徙並選擇喜愛的居住環境,雖然總有一層又一層的祖先業力在前方打開,然而,相對較少的擾動與較多的清新;提升成為致力所嚮的事業,我也顯化了一位提升伴侶並與地球母親一齊工作。隨之愈來愈少的業力行為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共同創造,「提升並不意味著受苦,而受苦也不是完整提升」
 
我意願分享這些經驗以表達對初期仍在城市中奮力向前的提升者們一份愛的支持。
 
祝福
Moockat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