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穿越過去身世的疑惑,放下預測未來的需要,這將無損於此時此刻你是誰…如如不動不增不減,你是烏雲散去後深邃而宏偉的天空,你是宇宙間不滅而永恆的存在…
  • 12640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約定

  
約定
 
從老家的舊書架上,出其不意地翻到一本很久以前買給自己的書,在當時,或許書封面烙著靈魂相關的敘文,從而激起自己對身世探索的無限想像,後來大概是看不懂吧!索性擱在一旁伴隨其他雜書埋入昏睡的時光甬道裡,靜候那未知的理解的時刻到來;隨時間過去, 20年後的某一天,早已忘了它的存在!出於一種奇異的流浪氛圍在四周縈繞,不偏不倚,書名通譯就叫「流浪者之歌」。當那個魔力般的標題再度吸引了我的關注,帶著某種已知的好奇翻開書頁,欲罷不能地一頁頁翻下去,就在旅行出發的火車上,紅著眼框將它讀完...
 
故事裡的主人翁悉達多(Siddhartha),並非眾所周知的那位佛陀,而是作者赫塞(Hesse)的寫作手法中,刻意對世尊佛陀行止的臨摹和投射。悉達多出身印度婆羅門階層,年少富裕受乎禮教,因著對自己是誰的困惑,獨排眾議不顧父母反對而選擇出家成為一名沙門(即苦行僧)開始雲遊四海,天地為家。幾年後,發現意志上的苦行等同於強加在身體上的鞭刑,只為創造出一種短暫的自我死亡和自欺的寧靜;於是,悉達多告別了一心追隨上師的摯友,告別了外在的法門,潛心走自己的道路。
 
最終,他決定重返俗世,由悟性來帶路,希冀紅塵為道場,砥礪修行,他以一介修行者精準獨到的慧眼,很快便為他贏來事業的高峰,不料卻食之貪嗔,反為滾滾慾海所吞噬,他從一名精微遠瞻的實業家轉為一個揮霍無度的賭徒,最後在某個酒醒痛思的夜晚,放下所有一切,靜靜地離開了那片紅瓦高牆的林園,離開了他心愛的凱瑪娜,從此告別墮落和紙醉金迷的淵藪。當他循著河岸來到渡口,傾聽著河水的心靈低語,他彷彿又回到了自己內在的深處,甘心成為一名平凡淡泊的渡船伕。
 
命運對他的測試從未停歇,當他發現自己生命中多了一個(多年前與凱瑪娜所生)兒子,這場喜悅很快就轉為一場無止盡的煎熬,關係的難題再度考驗著他,直到他看出人性的破綻(他覺察到當他為兒子所苦,就如他的父親也同樣為他自己的兒子所苦)因而放下了身為一名父親的執我。某一天,分散多年的老友與他在渡口重逢,時光荏苒人事已遠,當悉達多正在走向他的"阿特曼"(Ataman即梵天或本體),而老友仍圍困在自設的迷局裡,直到悉達多一語點醒夢中人,兩人面對著大河在無言的寂靜中相視而笑。
 
這次...總算明白,不僅看懂,還有一種領悟似曾相識的際遇在裡面緩緩地逸出這樣的故事,這樣的心路歷程,或多或少反映在那些,行走在自己內心道路上的提升者們當前切身困境的剪影吧!也無時不刻在他們求道之路上鑲印著今是昨非的種種感嘆,人性的荒謬在於看穿整個遊戲之後仍無力走出困境,而生命的臣服伴隨走出了戲劇裡的框架,並回過頭對自己的一切全然擁抱。
 
20年的歲月,既短暫又漫長,遲來的理解是否足夠讓一名煉金術士將賤金屬轉化為黃金?這大概不是自己能夠臆測的,如同相應當年對未來腳踩不到底,如臨深淵般的畏懼和一片茫然吧!那是當初無法讀懂這本書的真正原因啊!一切都是恰當的。人來人往潮起潮落,在人生旅程的渡口,你我何嘗不是河岸中的擺渡人,在看似平靜河面暗藏著難以窺測的伏流,如何能到達彼岸?並沒有一條透過外在努力可得的指導路徑,惟沿著通往你之內的絲線連向生命之流,彼岸從外在轉向你之內。
 
這是一個關於整體的進化浪潮,更是一條將自己獨立於他人的旅程,所有的送行人與同行者都將在渡口與你道別,船上只有你自己,你是河中唯一的載體,唯有你的單獨能夠在船身的平衡中找到方向並緩緩駛向彼岸,唯有你的單獨能夠在回到家時能被辨示出屬於你獨特的芬芳。

流浪者之歌
線上閱讀~http://www.osho.tw/ebook/book78_00.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